从“他创作”到“我纪录”,纪录片的公众时代已到来!

来源:互联网

纪录片《二十二》上2113映之前,导演郭柯小心5261翼翼地提出了“排片率1%,票房4102能到600万元”1653的目标。他很清楚,一部展现慰安妇生存现状的纪录电影,在当下的中国电影市场寻到一席之地并非易事。不过,影片并没有被市场忽视。《二十二》自8月14日上映后,排片率和票房都实现了“逆袭”。23日,排片率从首日的1%上升到11.2%,从400多万的票房飙升至1.5亿元——这也成为国内首部票房过亿元的纪录电影。“不是我的片子拍得有多好,”郭柯分析说,一切只是因为他与片中的老人们有缘分,电影“得道多助”,加上观众也希望看到类型更为多样的影片——最终的成绩是《二十二》与社会各界共同完成的一个奇迹。今年以来,纪录电影的“黑马神话”不止一次地上演。此前,《重返狼群》收获3293万元票房,带有浓郁纪录片色彩的《冈仁波齐》票房直逼1亿元。与《二十二》同期上映的《地球:神奇的一天》也已突破3000万元。这些“现象级”作品让业界意识到,市场的风似乎开始转向了。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何苏六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如果说《舌尖上的中国》让纪录片进入“公众时代”,那么《二十二》有望引领纪录电影迈入“大片时代”。大家喜欢的电影,才是好电影,希望导演们能拍些好片www.book1234.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原标题:从“他创作”到“我纪录”,纪录片的公众时代已到来!

纪录片是以真实生活为创作素材,以真人真事为表现对象,并对其进行艺术的加工与展现的,以展现真实为本质,并用真实引发人们思考的电影或电视艺术形式。纪录片的核心为真实。电影的诞生始于纪录片的创作。 一般分类 纪录电影的分类,没有固定的

撰 文丨郑 文

诗句为:“节物风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须臾改”。出自“初唐四杰”之一卢照邻的《长安古意》。 一、原文: 长安古意 唐代:卢照邻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

编 辑丨奈 奈

以真实生活为创作素材,以真人真事为表现对象。 纪录片是以真实生活为创作素材,以真人真事为表现对象,并对其进行艺术的加工与展现的,以展现真实为本质,并用真实引发人们思考的电影或电视艺术形式。纪录片的核心为真实。 电影的诞生始于纪录

随着传播媒介的不断更新,个体的发声越来越受重视:从张昕宇梁红自制《侣行》纪录片,带我们去看不一样的世界;到李子柒、华农兄弟、滇西小哥、阿木爷爷等拍摄短视频来纪录自己的日常生活,成为被全世界认识的“中国面孔”……

经典新闻传播理论对推动人类传播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指导作用,在新的传播环境下,新闻传播理论受到了挑战。网络媒体的普及使传播环境发生了裂变,一些适用于传统媒体的理论在网络时代依然适用,但是也有不少理论不能适应新的环境,发生了新的变

纪录片的边界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

电视纪录片创作已有半个世纪的历史了, 以历史学、社会学、传播学的观点看,纪录片通过多种的纪实手段可以深刻地达到解释历史、分析现在、导向未来的作用。在中国,纪录片的发展被赋予更多的历史使命,大到政治、经济、文化,小到五行八作,三教九流,

但,真实与动人,始终是它不变的灵魂。

每个生命都独一无二,

所以,再平凡的人生也值得被纪录!

一位知名的电影编剧朋友,最近在朋友圈里发了一贴: 真的,我可以一天18个小时看赶海视频!

好奇心驱使下,文娱价值官记者按他的推荐。去看了几个宝藏博主的视频,基本就是渔民日常生活的片段式纪录。

以在B站和好看视频都拥有大批粉丝的“渔农小池”为例,这个生长在茂名的年轻渔夫,皮肤黝黑,普通话也不标准,从事赶海业十年,兢兢业业的打渔捉蟹养家。他每天生活的日常就是,凌晨两三点去收地笼,会因为打捞到一只青蟹开心到破音,一边还总是在嘴里念念有词:鱼虾跳跳,青蟹多多!去集市卖货,会为两三百的收入笑开颜;刮台风不出海,他就在家里搞海鲜大餐;网友慕名来找他玩,也会开心热情的招待。

小池在B站是知名UP主

很少见小池不开心或者有抱怨,唯一一次是被偷了地笼。虽然一天两三百的收入养六口之家并不宽裕,但小池一样把日子过得快快乐乐,兴兴隆隆。 从4300元买二手渔船;到28000买了快艇起名“小池号;再到疫情爆发期间,他和侄子(视频拍摄者)两个人还捐了5000人民币 ……

弹幕里大家彼此问候、甚至留下愿望

一集一集追看下去,仿佛在与小池共享人生。

渐渐的,理解为什么大家会喜欢看这样的视频,因为真的很治愈, 生活就应该是努力而平凡的样子,而小池也用他的人生,向我们揭示了一个最朴素的道理:只要懂得满足,就能收获快乐。

顾亚正在教孩子们弹琴

最近快手上也有一个纪录短片爆红:4年前,一个不得志的摇滚乐手顾亚,来到贵州2600米海拔的海嘎小学任教,山里的孩子内向,他用音乐与他们发生了联结。2018年,顾亚带着这群孩子组建了两支摇滚乐队,一支叫“遇乐队”,一支叫“未知少年”。他会在网上会发布一些孩子们排练的视频,其中一首是痛仰乐队的《为你唱首歌》。于是,今年6月,痛仰乐队看到了,于是扛着几十把乐器冲上了山,和孩子们手拉手唱起了《公路之歌》。

痛仰与学生乐队排练

而现在,这支起于云端的摇滚乐队,要开演唱会了!这个现实版的《放牛班的春天》,可能是最摇滚也最有希望的“乐队的夏天”。

少女乐手们直言不讳,最大的愿望是走出大山

网生纪录片时代,

门槛降低,受众年轻化

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受传播平台的制约,纪录片都被框定在以表达国家意志、传递社会价值导向的严肃主题内,从而也导致了创作门槛高,叙事难度大,生产周期长,虽成就了它的高品质,但也让它成为了高居庙堂之上的小众内容。

而从纪录片的受众来看,根据AdMaster 《2019纪录片内容及用户报告》数据显示,主要是以一线城市的新中产阶层为主。 76%来自一线城市,55%月薪在7000到2万之间,82%年龄为18到35岁,74%接受了本科及以上教育。而关于观看纪录片的动机、时段、偏好的内容等的数据则显示, 超68%的受众观看纪录片以放松心情、扩充知识面为目的,睡觉前是观看纪录片的高峰时段,偏爱的观看的内容类型TOP3分别是纪实/访谈、美食及历史。

数据来源:AdMaster

但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传播媒介的更迭极大地丰富甚至革新了纪录片的制作及传播模式,给这个行业带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

互联网平台为纪录片的创作,提供了门槛更低、机会更密集的传播渠道: 一方面,用户使用习惯向网络平台转向,主动搜索和寻找内容的能动性增强,这为各种主题和形态的纪录片创作提供了土壤; 另一方面,新媒体的病毒式传播比传统渠道更加高效快速,也更能够影响态度、打造口碑。

《我在故宫修文物》《如果国宝会说话》《寻找手艺》这类纪录片火爆互联网,就与纪录片在新媒体环境下的探索创新密不可分。

而纪录片能够吸引优质、年轻化用户的特点,也使得头部视频网站、主流视频原创平台及短视频平台等纷纷加强了纪录片内容的布局。 众多玩家的加入,既加速了纪录片内容的产出,也改变了纪录片市场的格局。

在B站受年轻人喜爱的纪录片《我住在这里的理由》

尤其是近两年来,以 “爱优腾”等为主的视频平台, 都专设了纪录片频道,不仅逐渐成为纪录片的主要传播平台,也渐渐成为主要的生产平台。腾讯视频甚至还成立了“企鹅影视纪录片工作室”,制作了包括《蓝色星球2》,《风味人间》、《早餐中国》等出圈内容。

短视频平台也不甘示弱西瓜视频携手央视,共同打造的纪录片《寻味中国》 ;B站推出针对纪录片的“寻找计划”;快手与二更合作,正在推进“真实力量·品牌影像计划” ……

快手“真实力量品牌影像计划“第一站推出的纪录片专辑《新留守青年》

新纪录片时代:

从”他创作“到”我纪录“

而随着门槛降低,受众年轻化,纪录片也放下了过去的高冷身段,从“他创作”进入到“我纪录”, 从长视频到VLOG的转型期。

2013年,耗费了近亿元资金,自己拍摄探险纪录片的张昕宇梁红,就是“我纪录”的先行者,从最初与优酷网合作,到之后驻扎不同的视频平台, 过去的7年里,他们去到地球的各个角落,一季又一季,将‘侣行’做成了自己的品牌。

《侣行》是“我纪录”的先行者

美食、民生、三农等垂类内容,是当下最受中国观众欢迎的纪实类型。而对于不同题材的纪录片,受众可接受的影片时长虽有所差别, 但他们普遍对30分钟以内的纪录片具有高接受度。AdMaster数据显示,对于美食、访谈、传记、旅行类视频,11-30分钟更受偏爱,社会热点、时事、财经、自然风景类视频,偏好时长趋向于6-30分钟。

数据来源:AdMaster

山东聊城63岁木匠王德文,在西瓜视频上有一个更让人熟知的名字: 阿木爷爷他不仅拥有200多万粉丝,在海外的油管也圈粉了100多万,全网视频播放量超过2亿。被誉为“现代鲁班”的阿木爷爷,用中国传统 的榫卯工艺,不用一滴胶水,不费一根钉子,就做出了几千年前式样的鲁班凳、微缩版中国馆,而这些让老外叹为观止的工艺品,其实都是他给孙子做的玩具而已。

而无论是李子柒式的田园牧歌,还是华农兄弟更接地气的乡村生活,各有拥趸的他们,向世界展示了时下中国人勤勉、智慧、自信的精气神。

网络平台的特性推动了纪录片内容的样态创新, 造就了更适合其传播特性的“短、深、广”纪录片新形态。也 基于用户参与及传播的特点,网络用户也成为故事的主角,成为节目共创的重要力量。

Vlog这一新生的内容形式,在时长、制作、风格等方面的优势,也为短视频行业带来了更多的创造力,从而成为各大内容平台竞相追逐的新风口。 尤其是Vlog携带的个人化、生活化内容,在引起用户情感共鸣、增强用户粘性方面独具优势,而恰恰是主流短视频平台最迫切追求的社交愿景。

微博为此投入了价值千万的传播资源,发起了首届微博Vlog大赛;而B站宣布上线“Vlog星计划”;西瓜视频则推出“Vlog万元月薪计划”;抖音也推出了“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 ……

而上文中提到的赶海视频,则是好看视频等内容平台,意在 借助赶海文化的热潮,开辟内容的新赛道。沿海居民再普通不过的生活日常,正在短视频平台掀起一股全民围观的热潮,也推动了内容行业迎来“大赶海”时代。

结语

纪录片的公众时代已经到来。 在发生着深刻变化的中国社会,充满温度的生活,将是我们最充沛的选题库。而我们会为这个时代留下什么样的印迹?它对于未来又会产生怎样的价值?或许是作为纪录者的我们,最应该思考的问题。

【原创声明】

1.本文为文娱价值官原创作品,欢迎转载

2.转载 开白请加微信: shenduo5546yanzhiaozhe001

一、努力追求2113记录事物本质的真实  人5261们都不会否认,真实性是4102纪录片的生命。作为电视观众,选择看1653纪录片,就是想看到最真实的东西,否则会使观众丧失对纪录片的信任感,这个信任感一旦丧失,整个纪录片的概念都会垮掉。作为纪录片的编创者,也是以追求真实性为创作原则的。不论是把纪录片比作“打造自然的锤子”,还是“观照自然的镜子”,都毫无疑问地说明,在纪录片中,故事的真实性是纪录片的生命,这也是纪录片区别于故事片的根本所在。然而,纪录片决不是现实的原貌,编创者拍什么,不拍什么,取舍之中本身已具有了主观色彩。“真实,实际上是人介入物质世界的产物,是人对物质世界形态的内涵的判定。客观事物的‘存在’是脱离人的精神世界而独立的,这个物质世界不依赖人的感觉而存在,但它又是通过人的感觉去感知的”。因此,一部好的纪录片,不是停留在表层的记录,而是能够通过客观事物的深层记录,表达出体现事物本质的真实。有良知的纪录片编创者,所努力追求的正是最大化地接近事物本质的真实。  1、捕捉能表现时代本质的纪录片选题  在电视台的圈子内有这样的说法:选题选好了就成功了一半。这句行话道出了选题对一部纪录片的重要性。面对林林总总的大千世界,你选择怎样的题材来拍摄纪录片,一百个人会出一百种选题,这涉及到每个人的兴趣爱好、生活阅历、交友圈子、知识范畴、对周围世界的感知程度以及世界观等等。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依据每个编导的新闻素质,这是我们选择拍摄社会人文类纪录片选题最重要的因素。所谓新闻素质,是指对社会与生活的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当年拍摄纪录片《毛毛告状》的王文黎老师,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从别人那里得知一个打工妹要打官司的事,很快便投入拍摄,结果不仅拍出了一个动人的生活故事,也从中折射出了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农民进城打工,给社会伦理观念带来变革的深刻主题;纪录片《重逢的日子》是编导王蔚在主持对台节目过程中,遇到了一位台湾老兵来大陆寻亲,她追踪拍摄,拍出了一个令人叹惋的爱情故事,从一个侧面演绎了海峡两岸人民渴望统一的时代背景。2001年5月,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正式将中国古老的戏剧昆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看到这一消息,我想拍摄这个选题一定是很有艺术和历史价值的,但是从哪个角度入手更能揭示事物的本质?我又在报纸上翻看到一则消息:上海闵行三中的学生学演昆曲。于是我决定从昆曲艺术的传承这个角度来拍摄,最终获得了成功。纪录片《学昆曲记》入围法国国际音像节(FIPA),受到了外国评委的好评,因为,昆曲的传承是全世界、全人类共同关注的视角。  2、要有良好的创作心态  制作成功一部能反映出事物本质真实的纪录片,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时间段,在这个阶段中,要有一个不受外界干扰、耐得住寂寞、潜心创作的心态。记得1991年我开始拍摄纪录片《德兴坊》时,那时也不懂什么纪录片的理论,只是想用纪实的手法,拍摄一部能真实反映石库门弄堂里老百姓生活的纪录片。那时理解的真实,就是生活化,没有一点虚假的成分,表现生活原汁原味的东西。于是摄制组在德兴坊里跟踪拍摄了八个月。弄堂里的生活,周而复始,琐琐碎碎,可我们却从这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发掘出了普通人真情实感的故事,这些故事又反映出了接近事物本质的真实性,即:20世纪90年代初期,上海普通老百姓的住房状况以及石库门弄堂里的人情世故。每一代人对下一代都可以成为财富,都可以留下宝贵的历史资料,但前提是必须真实和有思想。到了2002年,中央电视台《见证》栏目策划了“时间的重量”系列,选择了一些90年代制作的中国经典纪录片,组织重访拍摄。我又重回了相隔10年的德兴坊,拍摄10年后的德兴坊。这次拍摄的感觉与10年前完全不同,我丝毫找不回10年前的那种真诚和对石库门弄堂的兴趣。根本原因就在于创作心态变了,变得浮躁,变得功利。《重访德兴坊》这部片子因而拍得十分糟糕。所以,当你遇上好的纪录片选题,而你既无创作激情,又无好的心态时,最好是不要拍,因为纪录片“是要用心来创作”的,拍摄纪录片“耗费的是生命”。  3、拍摄纪录片是反复思考的过程  反复思考是为了透过现象看本质,深刻地揭示事物的真实。“吕西安·瓦尔说得好:‘有许多影片,从剧本看,是过得去,导演也无疵点,演员也有才能,但是这些影片却毫无价值。’这些影片所缺乏的,就是人称为‘灵魂’或‘吸引力’,被命名为‘存在’的东西。阿倍尔·甘斯(法国导演)说过:‘构成影片的不是画面,而是画面的灵魂’”。我理解这里所指的“灵魂”,就是作品的创作灵感和思想火花,就是好的作品要具有深刻反映事物本质真实的深透性。人非天才,对于事物的本质的认识往往要有一个过程,由表及里,由此及彼,才能达到认识的深度。我拍摄《德兴坊》时,最初并不想涉及住房问题,因为那时住房尚未商品化,老百姓住房困难,怨气很大,政府一时也无法解决,当时被列为敏感为题。但是既然要拍摄老百姓的生活,要表现事物的真实,这个问题是回避不了的。为此我经历了几个回合的思考,最终将着眼点放在了住房问题上,真实地记录了20世纪90年代初期,上海普通老百姓生活的状态。所以,一个好的纪录片编导,应该是一个擅长思考、有思想的人。俗话说“文如其人”。纪录片作品也是如此,编导必须心中有,才能在作品中表现出来。  二、努力追求纪录的艺术  对于纪录片而言,“记录”是一个重要的概念,它是纪录片事实的载体,是表意语言的构成基础,是表现手法的显现形式,是拍摄记录的一个过程。约翰·格里尔逊将纪录电影明确地定义为“对现实的创造性处理”,这个定义的积极意义在于否定了那些简单复制日常生活的纪录片,将纪录片划分到艺术创作的范畴。因此,追求纪录片的艺术性,是创作纪录片的重要环节。  “纪录片是拍出来的”。纪录片不同于故事片,故事片在事先有完备的剧本,所有场景和镜头都是人为安排的。纪录片则完全不同,不仅事先没有剧本,几乎所有的场景都是自然状态的(情景再现除外),是摄制人员在现场的记录。现场是客观事物存在的空间状态,过程则是客观事物运动发展的时间流程。因此,摄像机在现场要从一切有利的角度去抢拍正在进行着的事物。拍摄的好坏,直接影响纪录片的成败。  1、在现场要入戏  在每一个特定的场景拍摄,都有其特定的内涵,这需要摄制组全体成员(编导、摄像、录音、灯光),都能很快地进入到特定的情景中去,协调一致,紧张工作,精神状态绝不能游离在拍摄场景之外。拍摄主体处于正在进行时,它是主动的,而你是被动的,处于被动方的你必须注意力高度集中,否则被拍摄的事物稍纵即逝,后悔莫及,直接影响记录的真实性。每一位摄制成员只有进入到正在拍摄的情景中去,才能做到有预见性,预见到下一步可能发生的情况,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事物的发展过程。在纪录片《学昆曲记》中有这样一个情节:陈婕到北京昆剧院去报考,在大厅里,陈婕看着别人考试,心里紧张,她突然转身朝门外跑去,原来,她是想到外面练练嗓子,把嗓子开一开。开始摄像不知陈婕要干什么,但是他很快就敏感到她可能要练嗓子,于是抗着摄像机紧随其后,记录下了这一过程。在这个突发情节的长镜头中还有一个小小的处理:陈婕有点害羞,不愿让人看见她练声,她跑到一座房子后面藏了起来。摄像龚卫没跟上去,而是停在远处,从空间录下了陈婕练嗓的声音。这个处理非常之好,不仅使事情显得更真实,而且留下了空间,使人更有回味。所以,拍摄纪录片对摄影师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不仅要有娴熟的摄像技术,还要有对事物的洞察力和判断力以及较强的敬业精神。  2、在现场要有创作激情  吉加·维尔托夫称摄像机为“电影眼睛”,他说:“电影眼睛在事件、空间内工作和移动,以完全不同于人眼的方式进行观察和纪录印象。”应该说,“电影眼睛”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高于生活本身就体现了创作过程。这种创作不是虚构,而是在于发现。在拍摄现场,摄制组全体成员都应有饱满的创作激情,用不同于人眼的方式进行记录,摄影机不仅记录生活的图像,而且要记录生活的情境。图像是实物的复制形式,具有表意的符号功能,而情境是一个完整的、具体的叙事概念。因此,摄影机不能只是机械地复制图像,而是应该完整地记录生活的情境。这个情境之中,既有事物的主体,也有环境、背景;既有叙事的语言,也有想象、抒情的语境。要达到这样的境界,靠的是创作的激情。在拍摄纪录片《上海滩最后的三轮车》时,我们了解到陆文义老人自从老伴死后,一直孤独地住在一间租来的小屋里,生活十分悲凉。我们摄制组追踪拍摄到他家里,注意到墙上挂着他老伴的遗照,摄影师建议老人将镜框的积灰擦拭干净,老人轻轻地将镜框擦了擦,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摄影师将这个场景记录了下来。片子播放时,许多观众说,看到这个镜头,禁不住流泪了,这个镜头那么有感染力——这是摄影师带着激情而生发的“电影眼睛”。我相信,只要我们带着激情去拍摄纪录片,就会在各种场景中有新的发现。  三、纪录片是编辑的艺术  纪录片同故事片一样,是靠镜头和镜头间的组接变化来形成自己特有的艺术语言。后期的编辑工作,是把这种特殊的艺术语言付诸实现的关键环节。这一阶段的创作,对纪录片而言有举足轻重的意义。爱森斯坦认为,“主题”(theme)是一个使作品的每一部分具有意义的结构,随着作品这一思想或主题在时间上的展开,它便获得了节奏的形式。即随着各部分在时间上的发展,它们之间具有表现力的相互关系便构成节奏。从爱森斯坦的这一观点可以看出,“主题”涵盖了作品的内容、思想、结构和节奏,高度概括了后期编辑工作将要达到的目标。  1、提炼主题  制作现实题材的纪录片,主题有可能是在定选题时就确立了的,也有可能是在拍摄过程中确立的,但无论如何,在拍摄的中后期,主题一定已经确立。而后期编辑是实现主题和完善主题的具体操作阶段。首先要将前期拍摄的素材进行整理。因为在前期拍摄中,由于主题的不确定性和人物、事件的不确定性,拍摄的素材会很多。一般我制作纪录片的片比大约在30比1,即拍摄30分钟素材,可以编成1分钟的纪录片。当然,这得根据个人的创作习惯,有人更多些,有人更少些。所以,后期要根据主题和内容的需要,将脱离主题的素材去除。如果说前期拍摄是做加法,那么后期编辑就是做减法。提炼主题的过程,就是“要求作品的每一部分都含有统领整个作品的那个主题”(爱森斯坦语)。这个过程往往会很痛苦,因为在拍摄过程倾注了太多的感情,会产生思维的惯性,往往舍不得剔除有些自认为精彩的情节和场景,而这些情节和场景又游离了主题。所以这个过程必须是很理性地来完成。不然的话,这也想要,那也舍不得放弃,把这些素材编辑在一起,相互之间缺少逻辑联系,弄得杂乱无章,主题不突出,节奏上不去,绝对成不了好的纪录片。  2、找到一种最恰当的结构方式  纪录片发展到今天,整个趋向是叙事和表现方法由封闭走向开放,由说教走向多元。仅有真实画面的纪录片是远远不够的,观众想看真实生动而又具有深刻内涵的东西。格里尔逊主张,纪录片拍摄“门前石阶上发生的戏剧性事件”。我们的生活中到处都是故事,观众是带着一定的期待来看叙事片的。“戏剧性”和“故事性”永远是引人入胜的重要元素,讲一个动人的故事,是对所有纪录片编创者提出的挑战。有的纪录片题材,本身就是一个故事,本身就具备戏剧性的元素:人物、事件、矛盾冲突……比如纪录片《毛毛告状》、《重逢的日子》等,就是这一类的选题。然而大部分纪录片选题,本身没有很强的戏剧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情节,如何将这类选题的内容和情节组织好,编得观众爱看,这得依靠编创者积极开动脑筋,调动各种手段,多尝试几种编辑方案,多次反复,找到一种最恰当的结构方式,方能成功。我在编辑《学昆曲记》时,就遇到了挑战。我们从学校新学年的开学那天开机拍摄,经历了学校昆曲剧社招收新学员,新学员接受启蒙教育,追踪三位学员的成长过程,一直到其中一人报考专业剧团,最终被录取,走上献身昆曲艺术的道路。起初我按照事件发生、发展的时间顺序来建立结构,编了100分钟,总感到节奏拖沓,叙事方式没有起伏。我又在原来基础上加以紧缩,去掉了一个人物,再去掉一些多余的情节,编成了80分钟。然而,通篇看下来,还是有节奏拖沓的感觉。另外一个难以处理的是,结尾一场孩子们的汇报演出,镜头十分精彩,内容也有深度,展示了孩子们稚嫩的表演,折射出中国昆曲艺术后继有人的思想内涵。然而,这场镜头用多了又像戏曲节目,用少了总觉得不过瘾。后来,我采用了另一种结构方式,将事件的发生和发展列为一条主线,这条线是以时间顺序建立的;第二条线是孩子们的汇报演出,这是时空集中的一条线。这两条线有机地组合起来,形成了一种爱森斯坦提出的复杂的蒙太奇概念,即被爱森斯坦称之为“理性蒙太奇”——即两个互不相干的和不完全的意义在碰撞后生成一个全新的意义。这个结构,改变了拖沓的节奏,从视觉上注入了一种新的元素——美学。后来纪录片《学昆曲记》成片为64分钟,内容不仅没有减少,艺术性和思想性显然也提高了。“画面再现了现实,随即进入第二步,即在特定的环境中,触动我们的感情,最后便进入第三步,即任意产生一种思想和道德意义。”  纪录片拥有其它媒介无法取代的独特魅力,拥有认知世界和认知自我的强大功能,是富有启发性的文化内涵的艺术。作为从事纪录片创作的专业人员,应切忌浮躁,努力遵循纪录片的创作原则,努力探寻纪录片的艺术创作空间,对选题进行深层记录。那么,我们的荧屏上就会少一些浮躁之作,多一些有价值的纪录片内容来自www.book1234.com请勿采集。

声明:以上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问题,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