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与诗如何实现“灵”点重合?这场创造者的灵性回归展将告诉你答案

来源:互联网

前一句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出自:《己亥杂诗·浩荡离愁白日斜》是清代诗人龚自珍写的组诗《己亥杂诗》中的第五首,原文:己亥杂诗·其五清代:龚自珍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译文:浩浩荡荡的离别愁绪向着日落西斜的远处延伸,离开北京,马鞭向东一挥,感觉就是人在天涯一般。我辞官归乡,有如从枝头上掉下来的落花,但它却不是无情之物,化成了春天的泥土,还能起着培育下一代的作用。扩展资料:创作背景:这组诗作于清道光十九年己亥(1839年)。这年龚自珍辞官,由北京南返杭州,后又北上接取家属,在南北往返的途中,他看着祖国的大好河山。目睹生活在苦难中的人民,不禁触景生情,思绪万千,即兴写下了一首又一首诗,于是诞生了《己亥杂诗》。赏析:“浩荡离愁白日斜”写出了诗人离开京城时的感情。诗人离京时,他目睹了清王朝的腐朽,不愿意与封建势力同流合污,辞官回乡;但是他仍然为国家的命运忧愁。为封建统治阶级的命运忧愁。“浩荡”本指水势浩大,在这里喻“愁”,李煜曾有词写到“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诗人以李煜亡国被囚之愁自诩,可见忧愁之深。诗人为了衬托离愁,特别把离京时间选在了傍晚,马致远散曲“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用晚景衬托离愁。诗人通过喻、衬把愁表现得淋漓尽致。“吟鞭东指即天涯”本句虽无愁字,但也能表现诗人离京之愁。天涯是指诗人家乡—杭州,马鞭一挥,离京远去,直至天涯,很难再回京城,用夸张的手法。表现离别之愁,伤怀之意,含而不露。“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诗人笔锋一转,由抒发离别之情转入抒发报国之志。落红,本指脱离花枝的花。但是,并不是没有感情的东西,即使化做春泥,也甘愿培育美丽的春花成长。不为独香,而为护花。诗人以落花有情自比,表现诗人虽然脱离官场,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命运www.book1234.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原标题:画与诗如何实现“灵”点重合?这场创造者的灵性回归展将告诉你答案

他本人幻想通过温和的宗教、哲学、教育和道德等手段来改造国民性、改造社会,从而实现民族自治。《金色花》篇幅短小,而意蕴丰赡,是泰戈尔散文诗集《新月集》中的代表作。写的是一个假想─“假如我变成了

这是布客网文化第53期荐展

然后,反复吟诵全诗,体味流动其间的诗情与诗绪:既是明朗的(表现了追求理想的执著),又是迷惘、感伤的(表现追求中的疲倦与苍老)。寻梦者>>大时代里个人命运的忧伤,奋斗者心灵的历史,“华美而有法度

11月23日,“灵性的回归——中国当代诗人绘画巡回展”正式亮相天津。到场的参展诗人代表有:多多、许德民、潞潞、车前子、马莉、李云枫。展览项目出品人张莉、文学评论家唐晓渡、《汉诗界》社长傅国栋、天津站协办方智慧山副总经理石伟廷、策展人杨鉴、郝青松、李冬、深耕、李伟等嘉宾也悉数到场。

着一“醉”字,写出彼此如醉如痴、眷变难舍的情态,极为传神,而“几时重”则吁出了人与花共同的希冀和自知希冀无法实现的怅惘与迷茫。结句“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一气呵成益见悲慨。

适逢新中国七十华诞,“灵性的回归——中国当代诗人绘画巡回展”横跨2018与2019两个重要年份的时长维度,着意为中国文学与绘画艺术领域奉献一份文化界同仁的初心,用绘画的方式呈现诗人们对伟大祖国的诚挚祝福。

学生在具体的感悟美的活动中发现问题,独立或合作解决问题,即达到本课教学目标,又实现学习方法的自主性。五、教学过程的设计 古诗是我国古典文学的瑰宝,小学语文课本中的古诗语言简洁,生动形象,含蓄

此次天津站,是诗人画展的收官展,出品人张莉女士称其为“收官大展”。作为国家艺术基金扶持的文化公益项目,“灵性的回归——中国当代诗人绘画巡回展”在策划团队的带领下历时两年,先后走过北京、太原、青岛、深圳、扬州。每一站所营造的诗与画的氛围各有特色、各具影响。

”落红“是一个整体,指的是落花。出自清代诗人龚自珍(1792-1841)创作的一组诗集《己亥杂诗》中的第五首。原文如下: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出品人 张莉

张莉说:“诗人画展从北到南、从东到西,终于在天津划了一个完美的句号。画展集聚了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诗人,他们的叠加就构成一部诗歌史。他们在绘画方面所展现的不仅仅是才艺,而是超常的艺术观念,是对艺术和哲学的理解,是诗人无与伦比的创造力的展示。”她还代表策展方宣布:“我们要为曾在天津生活和工作过的诗人伊蕾增设特展单元,以纪念这位卓越的诗人,同时也是为了纪念诗歌的力量!”

诗人 多多

诗人多多回忆了展览的创办过程,他称诗人画展“是带给每个人收获的展览”,在这样一个时代,这不啻为一个“创举”。

评论家 唐晓渡

评论家唐晓渡借助绘画与诗歌的渊源为与会来宾和爱好者阐释了两种创作的血脉相连。嘉宾傅国栋、郝青松、李冬、石伟廷等人代表天津文化艺术界的同仁致辞,共同祝愿诗人画展成功举办,并且推动中国当代诗歌与绘画的发展。

嘉宾与文学爱好者现场朗诵诗歌

为表示展览方对天津文学艺术爱好者的回馈,到场嘉宾与文学爱好者为现场观众诵读了十余首诗歌佳作,将开幕现场带入一个空灵的艺术世界。音乐、诗歌、绘画的交融,也体现了主办方对艺术“无界”的理解与理念。

“灵性的回归——中国当代诗人绘画巡回展”是一次成规模、成体系展示中国当代诗人在新语境下所做艺术探索的展览,旨在展现和梳理当代诗人在诗歌之外的绘画创作与思索。这次罕见于诗歌界、绘画界、展览界、文学评论界的诗人画展,“回归的灵性”被无数次提及,它所赋予当下诗歌的绝不仅囿于一句口号。

现场合影

主办方表示:希望借助这样一场全国巡展,让崇高的文化理想和情怀得以呈现,尽显其在文化艺术领域中的推动力。本次画展表达了主办方的传播文化、推广艺术的愿望,力图将中国当代诗人的视觉表达传播给更多热爱艺术的人。

附:展览介绍

主题:灵性的回归——中国当代诗人绘画巡回展·天津站

时间:2019/11/23—2019/12/1

地址:天津高新区华苑产业园 智慧山艺术中心

“灵性的回归——中国当代诗人绘画巡回展”由国际著名策展人秦思源担任策展顾问,青年策展人杨鉴担任策展执行。参展阵容囊括了中国极具影响力的15位诗人,跨越50、60、70三代,包括多多、芒克、欧阳江河、西川、许德民、潞潞、宋琳、吕德安、车前子、孙磊等众多名家。该展于2018年6月在北京甫一亮相,即在文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震荡了中国当代诗坛。展览前后获得200余位当代诗人到场支持,百余家主流媒体报道,二十余万人次欣赏参观。

编/刘珊珊 审/任慧

是一首诗寻梦者戴望舒梦会开出花来的,梦会开出娇妍的花来的:去求无价的珍宝吧。在青色的大海里,在青色的大海的底里,深藏着金色的贝一枚。你去攀九年的冰山吧,你去航九年的旱海吧,然后你逢到那金色的贝。它有天上的云雨声,它有海上的风涛声,它会使你的心沉醉。把它在海水里养九年,把它在天水里养九年,然后,它在一个暗夜里开绽了。当你鬓发斑斑了的时候,当你眼睛朦胧了的时候,金色的贝吐出桃色的珠。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枕边,于是一个梦静静地升上来了.你的梦开出花来了,你的梦开出娇妍的花来了,在你已衰老了的时候。这首诗歌将我们每一个人心中的梦想抒写到了极致。起始句写到:“梦会开出花来的,梦会开出娇艳的花来的。“开出花来”,已经写出梦的美丽了,紧接着相似的一句中添加了“娇艳”一词,就更显出梦的绚丽,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充满向往之情了。然后又总结梦的特点是“无价”、“珍宝”,这两个词让读者更体会到梦的可贵性、重要性。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去寻找它。“在青色的大海里,在青色的大海的底里”这两句话意思上是递进的,“大海里”已是难寻的了,而且又是“大海的底里”,那就更难寻了,又加上“深藏”一词,可见要寻找一个梦是多么困难啊!所以寻找梦要付出巨大的艰辛:“攀九年的冰山”、“航九年的瀚海”,“九”这个数字并非实指,只言岁月之久长;“冰山”“瀚海”又指道路之艰难了。即使找到了美梦又怎样呢?要真正实现这个梦,还得付出更大的努力,要精心爱护它:“在海水里养九年”,“在天水里养九年”,这样才能在“一个暗夜里开绽了”。在“暗夜里”,可见梦的来临又是不可预知的,但是只要付出心血,梦终究会来到渴望它的人的面前。当我们用一生去追寻、守候一个梦时,梦啊,它又带给我们多少的欣慰和满足。“鬓发斑斑”、“眼睛朦胧”又如何!“桃色”是一种非常艳丽与神秘的色彩,“桃色的梦”让人的心灵迷离荡漾,为之丢弃生命也在所不惜啊!如果在我们衰老时,如果有一个“开了花的梦”,有一个“开出娇妍的花的梦”,那么我们的人生已是最幸福的、最无憾的了。再让我们看看诗人是怎样写这个美丽的梦的。开篇写梦的美丽、珍贵,用了“开出花来,开出娇妍的花来”这样的句子;结尾又用了这样的句子,写梦实现时的绚丽多姿。美丽的句子回环往复,久久萦绕在人的心里,成为人们心中一个五彩斑斓的结,很难遗忘了。递进的句子又很有层次地渲染了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开出花来,开出妖妍的花来”,像画家在画一幅妍丽的画,泼洒色彩时一层层的涂上去,色彩便一层层的浓丽起来。“在青色的大海里,在青色的大海的底里”这句话中,又给人一种纵深感,一层层地潜下去,越来越深。这样简洁、反复的句子造成了波浪状的美感,让人赞叹。色彩的运用使诗美不胜收。“青色的大海”使人想起波涛翻滚,波浪声声;“桃色的珠”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金色的贝”,绚丽夺目,令人珍爱;“鬓发斑斑”使人叹息。“金色的贝”从“青色的大海”里涌起,非常富有神话色彩;“桃色的珠”映着“鬓发斑斑”,使人叹息,同时有一种无限的幸福感升起。诗人如此用心的运用色彩,想见对美的追寻是非常刻意的。用字的精练,产生丰厚的内涵。全诗两百余字,却叙述了一个寻梦的过程。梦的美,寻梦的艰难,找到梦后的幸福感,已经非常完整、充分地表达出来了。四个“九”字的运用,淋漓尽致地渲染了寻梦的艰难。“它有天上的云雨声”,“云雨声”一词写出了梦的飘渺、多彩。“放在你的怀里,放在你的枕边”,“放”是有声音的,是轻轻的、柔柔的,好象生怕弄破了、弄疼了梦。细细推敲一个一个的美词,深厚的意味就浓浓地涌上来了。梦想是什么?梦想是人心底最深处的一种渴望,它与生俱来,永不熄灭。有梦想的人是幸福的,它是方向,是一支火炬,指引着人前进。努力追寻它,追寻的过程也是一种幸福。就像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在前方,追到他之前,必定有剧烈的心跳,这种甜蜜的感觉,一生难忘。追到梦想的人,是最幸福的人:因为他是一个幸运者,有多少的人一生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心灵中留下永久的伤痛;他又是一个努力者,在努力耕耘的时候,充实的生活使他的心灵充满欢悦,整个人产生了一种美感。而能写出《寻梦者》这样诗歌的诗人,是能深深体会到梦的魅力的。对于他来说,捕捉、感受到人类心灵最深处的闪光点,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内容来自www.book1234.com请勿采集。

声明:以上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问题,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显示全文